铁山港区新闻综合频道
主页 > 金融新闻 > 文章列表

痴呆症老人住在养老院会更好?日本专家给出答_健康频

发布日期:2020-07-13 05:28   来源:未知   阅读:

记忆障碍(健忘)是认知症最常见的异常行为之一,前不久在杭州就发生过这样真实的一幕:

西湖区王加弄农贸市场,“你买过了!”“你在这里买过了!”“真的,买过了!”的声音此起彼伏。问起为什么生意上门反而劝顾客不要买,卖蔬菜的张大姐说,这个特殊待遇是为了照顾一个80多岁的大伯。这位大伯差不多每天都会来买菜,经常买完菜回家,转个头又来买菜了。直到有一次,他的儿子也追了过来和大家解释,大伯记性不好,经常刚买好菜回家,又出门买同样的菜,家里的冰箱经常塞得满满当当,最后吃不完都扔了。从那以后,菜场里无论是卖蔬菜还是肉禽水产的摊主,都形成了一个默契,只要大伯当天来买过菜了,再来买菜就不能再卖给他。

表面上看,这是一个暖心的故事。然而,养老专家却给了我们一个心酸的视角,大伯极有可能是患了认知症。

关于认知症的预防和治疗,这些年世界各国都在艰难推进中,然而,到目前为止还是没能找到立竿见影的方法。特别是对于认知症老人适合住在家里还是养老院等机构进行集体生活,一直是备受争议的话题。

由日本认知症专家山口晴保带头进行关于的一项认知症的调查研究给我们提供了新的视角--生活行为是预防认知症严重化的原点。

日本认知症家庭协会从2017年度开始,着手对集体康复之家的护理对认知症的有效性进行调查研究。本次我们就关于研究成果和新发现的课题,对担任该协会研讨委员会委员长、认知症介护研究?研修中心主任山口晴保先生进行了采访。

?这是第一次客观、定量的针对护理效果的验证。

“该调查是通过测量已入住居民和新入住居民的连续BPSD(痴呆的精神行为症状)/QOL(生活质量)和护理负担(职业负担NPI.D)的方式进行的。 最显著的效果是入住集体住宅后仅1个月的短时间内3个指标就有了显著的改善。 3个月后,BPSD保持稳定,QOL得到了稳定的提高。 有分析认为,该结果不是药物的影响,因为这是将接受抗精神病药物的人与未接受抗精神病药物的人进行比较后的结果。 可以说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但是遗憾的是课题也存在挑战。在调查中也提出了关于实施的护理问题,“让入住者安心的交流”“能做的事情自己去做”“尊重每个人的个性和价值观”等,尽管有9成以上的高实施率,但要根据有无这样的护理来分析效果却很难。

此外,服用药物的问题也很明显。 第2年对418人的调查显示,有56.8%的人服用6种或以上的药物,其中9%的人服用超过11种,过半是药房出售药品。 一个问题是,有少数没有精神痴呆行为,或者症状极轻微的人也在服用抗精神病药。 今后,我们必须继续考虑药物的正确使用以及如何与医疗机构合作的问题。

“的确,现在看护养老院的数量正在增加。但是,集体之家的初衷是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变得更加严重。在延缓重度化方面,最重要的是本人可以继续日常生活行为。集体康复之家在基准省令中要求和入住者一起做家务或去购物,初衷就要求能提供自立支援的服务。

在这项调查研究中,我们发现如果老年人ADL(日常生活活动)逐渐降低,相应地排泄控制能力也会迅速地降低。希望集体康复之家能重新正视创立的初衷,在集体康复之家共同生活中,发挥老人自立支援,预防重度化的作用。

由此,我们想到本文开头提到的大伯,虽然买菜已经买到菜场摊主都不卖给他了。但是也还是建议在合理范围内,尽量让老人保持正常的日常生活活动。这对预防认知症的严重化非常重要。当然,这也需要老人自身、家人乃至社会大众增加对认知症知识的了解,更科学的和老人一起战胜认知症。

山口晴保

痴呆症护理研究/培训东京中心主任/医生。1976年从群马大学医学院毕业后,在群马大学研究生院(医学博士)完成了博士课程。直到2016年9月,他还是群马大学健康科学研究科教授。专门研究痴呆症(日本痴呆症协会的专家)和康复医学(日本康复医学协会的专家)的医疗服务。在对脑β淀粉样蛋白沉积机制进行了30年的病理研究之后,他转向临床研究,从事痴呆症的实用医疗,痴呆症的脑部康复和痴呆症的预防。

著作5本:

[口袋护理]认知症护理小贴士

正确理解认知症和综合医疗/护理第3版要点

认知症诊疗术

预防认知症!保护您大脑的生活方式提示